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坚持事实的尴尬 ——《人可微言》之二百九十八

提示: 既然有了这样的思路,那么,对事实的考证就成了多此一举的事。坚持事件的真实,就好尴尬、好难。

人可

写这篇文章,先说三件事。

3月5日是周恩来总理的生日。今年3月5日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的纪念日。前两天,人可回老家义乌东河村,不少人同人可聊起了1925年春、1939年春,周恩来两次到东河村的事,很为东河村、义乌市甚至金华市因当年周恩来曾经来过而自豪。

在义乌有这样的传说,东河村的何周兴(后改名何战白)早年在天津读大学,是周恩来的同学,也是觉悟社的成员,为十八号,后又同周恩来一起到法国留学。基于这层关系,1925年春周恩来就来义乌东河村何周兴家,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才离开。1939年春,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来浙江指导抗战工作。先到金华再到德清后到绍兴。从绍兴回金华的途中,周恩来又来到义乌东河村看望同学何周兴。此时,何周兴在外地工作,周恩来当日就离开了东河村。

义乌的报纸和金华的报纸都曾刊文介绍过周恩来两次到义乌东河村的经过,文章写得很有细节。这些文章后来收录在相关的文集中,无形中成了义乌、金华的地方史料。

人可是东河村人,对周恩来两次来村里的事很自豪。后来看书多了,发现报纸上说的事破绽多多。认为:1925年春,周恩来不可能来东河村;1939年春,周恩来根本没有到过东河村。

真实的事情是:何周兴与周恩来不是同学。何周兴到天津读大学时,觉悟社已不存在,周恩来已在欧洲勤工俭学。何周兴到法国留学时,周恩来已回国,在广州工作。1925年春,周恩来是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何周兴还是天津高校的学生。何周兴与周恩来的工作、地位相差悬殊,也无交集。查周恩来年谱,也没有这段时间来到浙江义乌的记载。还有一点,何周兴写过一份自传,文中数次提到与周恩来见面的过程,但没有提及周恩来到东河村他家作客的事。基于此,人可对1925年春周恩来到过东河村的事一直存疑。

至于1939年春周恩来再次到东河村的事,人可是直接否定。因为有确凿的材料载明,当年周恩来离开绍兴是先到诸暨枫桥镇再到诸暨城县,当天深夜乘火车经义乌回金华,到金华时是第二天早晨。

人可对周恩来来义乌一事作了大量的查证,并写了5000多字的论文。义乌方面的人(包括官员和学者)对人可的论文有意见。他们认为:“周恩来来过义乌是义乌的一笔无形资产,你却撰文说周恩来不可能来过义乌,这不是把送上门的好事拒之门外吗?”

东河小学建于1917年。两年前为庆祝办学百年,学校向社会各界收集校史资料。人可是东河小学的校友,曾向学校提供过一些校友的资料。其中提到东河村两位在《义乌市志》《金华市志》人物传中都有记载的名人。后来一查资料,这两位名人分别出生于1900年、1902年。1917年东河小学创办时,他俩是17岁和15岁的青年,怎么可能在东河小学的教室里听课呢?

人可向学校方指出了自已提供资料的错误,希望学校不要把这两位名人当作校友。可学校在发布知名校友名单时,还是把这两位名人当作校友了。有关人员的解释是,将错就错,这一错,可以为学校增添光彩。

金华亿万先生官网界有一张很珍贵的照片,那就是1960年3月14日,毛泽东主席到金华视察时, 在双龙水电站坐在木板床铺上看《金华日报》的照片。照片上,“金华日报”四个字清晰可辨。

对这张照片,人可供职的金华日报社一直认为毛主席看的《金华日报》就是本单位出版的《金华日报》。其实不是。毛主席看的《金华日报》是当时的中共金华县委机关报。人可供职的《金华日报》是原中共金华地委、今中共金华市委的机关报。1960年3月的中共金华地委机关报是《金华大众》。所以,毛主席看的《金华日报》不是今天的《金华日报》。

人可指出这层关系,不少人持反对意见,认为没有必要把报纸分得这么清楚。只要报纸叫《金华日报》,就理所当然是今天的《金华日报》。要知道,这张照片是今天《金华日报》的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呀。

历史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昨天某地发生了重大的事情,在今天看来就是某地具有丰富的历史资源。丰富的历史资源,是一个地方的宝贵财富,可用于宣传、用于提升知名度和美誉度,用于开发旅游产业……既然以“传说”、以“误读”的方式丰富了本地的历史资源,那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无论如何都要扩展、深化“传说”;无论如何也要将错就错下去,并设法将“误读”转化为“就是”。既然有了这样的思路,那么,对事实的考证就成了多此一举的事。坚持事件的真实,就好尴尬、好难。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二百九十九。

来源:金华亿万先生官网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微言 事实